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万族之劫 > 第683章 攻命界,天古笑了

第683章 攻命界,天古笑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文王故居之外。
  
  苏宇跑的飞快,不是太忙,而是担心肥球找他要石头。
  
  宝贝啊!
  
  苏宇又不傻,肥球什么实力?
  
  一爪子下去,石头屁事没有,傻子也知道,这是宝贝啊,大宝贝!
  
  为了防止肥球动脑,苏宇先跑了再说,不然肥球说是文王的宝贝,不给自己了怎么办?
  
  虽说是星月埋的,可这不是埋在别人家了吗?
  
  “星月好端端地跑去文王家埋东西……这说明和文王关系不错,文王为了复苏她,还特意去死灵界住了一段时间……”
  
  苏宇心中盘算着这些,啥关系?
  
  “恋人?”
  
  苏宇龇牙,文王是不是暗地里不当单身狗了?
  
  算了,不深究这些。
  
  他取出了那小石头,仔细感应了一下,微微挑眉,到底是啥玩意?
  
  星月自己未必都记得是什么东西。
  
  “当兵器来用的?”
  
  “砸人?”
  
  “还是其他至宝?”
  
  到了苏宇这境界,他宝贝多,一般的东西还真未必看得上眼了。
  
  先收着吧,也许以后有发现。
  
  ……
  
  苏宇一路飞行,很快,飞出了人境。
  
  飞出人境,苏宇迅速遮掩气息。
  
  天灭城那边,他现在不想管,已经通知万天圣,让万天圣去盯着,或者蓝天分身去盯着,这俩盯梢能力,都不弱。
  
  大事当前,几个上界来的,那都是小事。
  
  杀了符王,炼化了符王或者深渊侯、天龙侯这几位,什么秘密自己不清楚?
  
  等能杀了西王妃,把她干掉,狱王一脉的秘密,也未必是秘密。
  
  只是现在不适合杀罢了!
  
  以免引起万族注意,也是防止狱王一脉提前知晓。
  
  “先去命界!”
  
  要是能混进去,那也不错,混不进去,苏宇也不强求。
  
  上界通道……命族。
  
  苏宇其实很奇怪,万族就这么这么放心,把通道交给命界?
  
  虽然对方不弱,可要是自己,早就拿下命界了!
  
  还有人族也是,就说上个潮汐,一开始人族强大,居然没拿下命族?
  
  怎么想的?
  
  这可是扼守战略要道的界域,我就是不打万族,也得先把命界拿下来啊!
  
  守着通道,我能攻上去,也能扼守要道,不给对方下来。
  
  “命皇那老家伙,本事不弱,之前可能还有隐藏,一直不声不响的,倒是得防着点,上次给我通风报信,有两头吃的心思。”
  
  “是个聪明人,但是也是个墙头草……”
  
  苏宇不断判断着命皇的一切,强攻命界,想拿下命界,命皇不配合,其实很难。
  
  命族无敌不少,命皇也是顶级合道,其他族群进入都被压制,指望人族单独杀进去,能拿下,损失也不会低。
  
  带着这些心思,苏宇收敛了气息,迅速朝命界赶去。
  
  ……
  
  命界。
  
  天命山之巅。
  
  命皇起身,要离开,不远处,魔荡侯淡淡道:“无名道兄又要回去办事?”
  
  命皇想了想,开口道:“隐约有些不安,我担心人族会攻我命界!天渊界已破,死灵通道被断,若是命界也被破,上下都断了联系,那就任人鱼肉了!”
  
  深渊侯冷笑道:“人族强攻命界?那等着倒霉吧!无命,只要你不反水,你我联手,那周天齐来了,也要栽!真要人族杀进来了,缠住他们,不给他们出界的机会,那就是自寻死路!”
  
  按照目前的实力来看,的确如此。
  
  入界,被堵住了,那就是天大的麻烦,因为苏宇的盟友们,入界会被压制。
  
  万族也是,但是万族这边,永恒多,日月多,哪怕被压制,大家一起被压制,堆也堆死你!
  
  命皇淡淡道:“反水?深渊侯若是这么担心,不如灭了我命族,让你天渊族进驻好了!就怕,你们没人来入驻。”
  
  这话,太打脸了!
  
  是没人了!
  
  深渊侯脸色难看。
  
  而命皇看了一眼三人,平静道:“几位,这里毕竟还是我命族的地界,我难道连离开看看,都需要几位许可?”
  
  陨星侯笑道:“无命道兄误会了,魔荡他们都是好意,无命兄自便!”
  
  命皇不语,凭空消失在原地。
  
  他一走,深渊侯沉声道:“命族……无命这家伙,心思诡异,谁也不知道他想些什么!二位,还是要小心一些!”
  
  魔荡侯眼神阴翳道:“天命侯还活着,不好对付!那老家伙,实力可不弱,我和陨星联手,也未必能敌他……”
  
  说着,摇头道:“命族一直摇摆不定,不过多年来,也从未偏袒任何一方。这个潮汐,应该也不会做傻事,真要选择一方,也不会是人族!上个潮汐,百战来袭,天命侯亲自下界坐镇,也不给人族让出通道,深渊,也不用太过担心。”
  
  “那行吧!”
  
  深渊侯也不再说,再说倒是有挑拨之意了。
  
  ……
  
  命界通道口。
  
  此刻,有几尊无敌坐镇,包括命族的天才,长河也在其中。
  
  看到命皇来了,长河急忙上前,低声道:“族长!”
  
  命皇微微点头,看了一眼四周,眼中有一条长河奔腾,他朝四周看了一阵,许久,忽然看向一棵树,那树上,一只黑色的小鸟正在小憩盘旋。
  
  无声无息,气息极弱,正常人一看绝对会忽略过去。
  
  命皇看向那只鸟,此刻,他眼中的命运长河,映照大道,隐隐约约间,好像看到了一些东西,看到了那鸟头顶上,无数灵一样的东西呈现。
  
  命皇看着那只鸟,而那只黑鸟,此刻一动不动,好像睡着了。
  
  命皇盯着看了一阵,那鸟的翅膀微微扇动了一下,长河见命皇朝那边看,也朝那边看去,笑道:“族长,怎么了?这只黑天鸦有特殊的地方?”
  
  命皇轻笑道:“没事,看好通道口!”
  
  “知道,族长放心吧!”
  
  命皇微微点头,不多说什么,迈步走向通道,长河迅速跟上,“族长要出去?”
  
  “不出去!去通道口看看。”
  
  命皇一边往外走,一边轻声道:“族中镇族之术,窥天之眼,学会了吗?”
  
  “没呢。”
  
  长河尴尬道:“还早。”
  
  “多上心,这是极其重要的术道,命族能保存至今,长久不衰,和此术有关!”
  
  “知道了!”
  
  说话间,命皇已经走到了通道口,他就静静地站在通道口,命界很高,其他大界,都是和诸天战场地面齐平,飞出界域通道,抵达地面。
  
  唯独命界,有些特殊,悬浮在空。
  
  命皇俯瞰天地,轻声道:“长河,你知道,诸天万族,任何一个潮汐,都不是命族为尊,为何可以在这星辰之空,建立界域吗?”
  
  长河沉思一会,开口道:“据说是我族当年的皇,和文王打赌,命族可以看破一切命运,结果是文王输了,所以我命族赢了这宝地!上接天命,处于大道之源,我族皇者,在此开界……”
  
  “胡说八道!”
  
  命皇轻笑:“什么打赌?真实情况是,当年人族还没一统天下,文王入我命界,说我命族大道,很有意思,知进退,晓天机,问我爷爷,今日命族会不会被灭?”
  
  长河还是第一次知道,意外道:“这样吗?那皇看到了未来命运?”
  
  “命运?”
  
  命皇笑了,“还用看吗?不需要,我爷爷说了,命族不会灭!于是,文王大为赞赏,将命界悬空,负责联通上界,开玩笑说,命族命长,他死了,命族都未必会灭,看个门就挺不错。”
  
  长河有些恍惚。
  
  命皇笑道:“懂了吗?”
  
  长河沉声道:“您的意思是,当年的皇,觉得……文王能灭了命族?”
  
  “你觉得呢?”
  
  长河想了想,不确定道:“我族先皇,很强大吧?”
  
  “当然。”
  
  “在命界,也不敌文王?”
  
  “愚蠢,哪怕我族有界域之力加成,文王又不会受限,你觉得,能匹敌文王吗?”
  
  “这个……大概不能吧?”
  
  长河不确定,命皇也不和他多说,只是感慨道:“当年的一句玩笑之语,便决定了命族的命运!命族又延续了十几万年!而今……我感受到了命运长河的波动,伏尸千万里,血溅诸天啊!”
  
  “族长,那……”
  
  命皇没理他,此刻,命皇大道波动,波动的瞬间,天渊侯几人居然也来了,就在他身后看着他,无命在干嘛?
  
  倒是陨星侯,想到了什么,朝命皇看了一眼,微微皱眉:“窥天之眼?”
  
  这话一出,其他两人也想起了什么。
  
  都是皱眉!
  
  什么意思?
  
  深渊侯也知道这术法,沉声道:“无命……”
  
  陨星侯拦下了他,皱眉没吭声,传音道:“让他看,窥天之眼一用,元气大伤,这家伙这是准备看万界未来?”
  
  ……
  
  命皇没理他们。
  
  很快,他的额头上,一只好像沉睡的眼睛,一点点地睁开。
  
  这只眼,和天门有些类似。
  
  但是,又不相同。
  
  眼睛,缓缓睁开,命皇的头发,原本便是白色,却是光泽无限,此刻,渐渐地有些干燥,有些失去了光泽,他的皮肤之前如孩童,此刻,也渐渐地有些干瘪起来。
  
  他努力睁开那只眼!
  
  这一刻,他第三只眼中的世界,完全不同了!
  
  这一刻,他看到了很多东西,他先是看向仙界,仙界上空,陡然冒出一道虚影,那是天古,隔着无限距离,天古好像感应到了什么,朝这边看来。
  
  命皇没管他,继续看仙界。
  
  只看到,仙界上空,黑气悬浮,血气溢散,一道道人影坠毁,他仿佛看到了天古,又好像没看到……
  
  命皇轻轻喘息着,又朝魔界看去。
  
  魔界,此刻也是血气滔天,无数身影浮现,无数身影坠毁,再看神界,情况差不多,但是稍微好一点。
  
  很快,命皇的眼神有些虚弱了。
  
  他喘息着,挪动头颅,朝人境看去,还没看到人境,刚扫到星辰海,他心中剧震!
  
  “鸿蒙城!”
  
  这一刻,他看到了鸿蒙城,只看到鸿蒙城上空海面上,一道道金光闪烁,一条条命运之线,朝人境蔓延。
  
  他心中震动!
  
  那是……什么?
  
  鸿蒙城的老乌龟是厉害,可是,老乌龟的命运未来,有这么古怪?
  
  “不止老乌龟,不是一人,那是很多人的命运之线!”
  
  他心中震荡,迅速转移视线,一路扫过,看到了一些古城,而那些古城上空,也是黑气溢散,然而,这黑气却是不带血气,而是单纯的黑气。
  
  这又意味着什么?
  
  命皇心中隐约有数了,震动无比,迅速转移视线,朝人境看去!
  
  这一看,还没看到人境,心脏剧震!
  
  轰!
  
  第三只眼破碎,而就在这一刻,第三只破碎的眼中,看到了一幕,就在他和人境之间,或者说就在他眼前,忽然浮现一人,那人带着一些古怪之色,忽然一石头砸的他眼睛破碎!
  
  “噗!”
  
  一口血液喷出!
  
  “族长!”
  
  几位命族强者,纷纷一震,迅速跑来,长河扶着命皇,一脸担忧,身后,陨星侯声音隐约传来:“无命,你看到了什么?”
  
  命皇咳血,“不可说……天机不可泄!只是一种术法罢了,不代表什么。”
  
  陨星侯凝眉,传音道:“你看到人族的未来了吗?”
  
  “侯爷高估我了,人族和万族之未来,岂是我可窥探的!”
  
  命皇喘息道:“只是看到了,诸天血气沸腾,这是乱世征兆,第九潮汐我也看了一次,这一次,好像比上一次更浓郁!”
  
  此话一出,三人变色。
  
  比第九潮汐还浓郁?
  
  深渊侯不可置信道:“你看错了吧?”
  
  命皇咳嗽,笑道:“相信便有,不相信便无!”
  
  说罢,笑道:“算了,我自己都不信这些,不过死不少生灵是一定的了!”
  
  这倒是没错,肯定会死人的。
  
  陨星侯传音道:“我看你朝人境看了一眼,窥天之眼破碎,反噬?”
  
  “不是,前面消耗太大了,看神魔万界,支撑不住了。”
  
  陨星侯没再问,瞬间消失。
  
  “你们也退下吧!”
  
  命皇笑道:“没事,都走吧,我再看看!”
  
  其他命族强者,虽然担忧,也只能离开,长河继续陪伴在身边。
  
  命皇再次看向人族方向。
  
  此刻,他闭目沉思,刚刚看到的一幕,是未来,还是现在?
  
  那个砸他的人,好像就是苏宇!
  
  带着一些古怪之色,一石头砸爆了他的眼!
  
  那是命运之线,不是实际上发生的,只能说,他刚刚看人境,被苏宇和一个石头阻挡了,苏宇可能发现了什么,或者自己的命运之眼不够强大,被他砸爆了眼睛!
  
  “苏宇……”
  
  心中呢喃一声,下一刻,陡然睁眼!
  
  苏宇,在这条线上!
  
  命界到人境的线上!
  
  他来了!
  
  他真的来了。
  
  不是幻觉,不是未来,就是现在,苏宇距离他可能不远,甚至就在前方,只是遮掩了行踪罢了!
  
  他目视前方,眼神渐渐凝重。
  
  还有,鸿蒙古城的一道道金光,其他古城上空的黑光,那都代表什么?
  
  “强者,死灵,苏宇……”
  
  “死灵界域!”
  
  “老乌龟那边,不止他一人,有其他强者,都在潜伏!”
  
  “不止一个,很多!”
  
  “死灵界域出事了?苏宇这些天,没怎么出现,难道说,在死灵界域中?”
  
  “死灵界域,四大天王级强者,三人敌视人族……”
  
  无数念头升起,他再次看向远处,他觉得,苏宇就在附近。
  
  心中升起念头,他……要突袭命界吗?
  
  以他的大胆,未必不可能!
  
  “死灵界域,难道被他荡平了?不可能!可是……古城好像有异变!”
  
  命皇忽然懊恼,刚刚应该多看一会食铁界域这些人族联盟界域的。
  
  此刻,他不能再动用窥天之眼了。
  
  心中带着一些念头,忽然,他看向长河:“你和九月、吞天几人都熟,你发个传讯,给九月,就说你要证道,想要邀请他来观摩你来证道!”
  
  长河一愣,“这不好吧!”
  
  “快!”
  
  好吧,长河只好发传讯,刚发传讯,忽然面前空间波动,传讯被切断了,命皇陡然回头,后方,深渊侯幽幽道:“加个保险,传讯就不必了!最近不用和外界联系!”
  
  命皇幽幽看向他,“深渊,你在干涉我族内务,你知道后果吗?”
  
  深渊侯平静道:“这是各族的意思,并非我的意思,无命,你现在让长河传讯给谁?”
  
  “长河要证道了,现在不好出去,我让他邀请一些好友来观摩,可有问题?”
  
  “以后吧!”
  
  深渊侯笑道:“不急于一时!”
  
  说罢,人已消失。
  
  命皇微微皱眉,此刻,他也感应到了,命界附近,多了一道屏障,是深渊侯设置的,断绝了命界和外界的联系。
  
  混账东西!
  
  命皇心中冷哼!
  
  他没再让长河传讯,现在得罪了万族,也没必要,他再次朝刚刚看到的人境方向看去,他皱着眉,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  
  笑了一声,也许……更有意思!
  
  这一刻,他大道微微波动!
  
  ……
  
  与此同时。
  
  距离命界不到百里的地方,一处云朵中,苏宇化为一朵小云彩,潜伏在其中。
  
  他也有些异样,刚刚,好像命族的老家伙在偷窥自己,自己反击了他!
  
  被发现了?
  
  反击对方,苏宇是有感觉的,他好像感觉对方在看自己,一股特殊的大道之力,朝自己蔓延,苏宇下意识地给了对方一拳,至于石头砸他,还真没有,不过刚刚他收起来的石头,的确微微震动了一下,苏宇没太在意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