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万族之劫 > 第682章 大宝贝!

第682章 大宝贝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(有点卡,慢慢来)
  
  万界其实安静了有些时日了,三个多月了,也就苏宇之前打监天侯冒了点水花。
  
  而实际上,三个多月,搁在以前,也就打个盹的工夫。
  
  可现在,万族都很满意。
  
  除了东部战区的小族很悲惨,其他种族,都巴不得不要搞什么大动静出来,永恒死了一大批,合道都死了好多位,这些小族,现在压根不敢掺和这样的大战。
  
  诸天战场,人气比以前恢复了一点点。
  
  日子还是要过的。
  
  诸天战场元气浓郁,宝物更多,也不能一直在小界坐吃山空。
  
  现在人族主攻东部小界,快把东部彻底荡平了!
  
  东部这边,战乱的同时,也热闹了许多。
  
  一些选择投降的小族,此刻也敢出来了,人族在诸天战场占据了优势,对于投降种族而言,反而还是好事,至于高层被压制,那是高层的事。
  
  欲海平原。
  
  也可以看到一些种族的身影了。
  
  古城,依旧伫立。
  
  只是换了主人,不过对其他人而言没区别,实际上也感觉不到,依旧有强者坐镇,也是永恒,几段对弱者而言没意义。
  
  天灭古城。
  
  一直坐落在欲海平原,靠近星辰海边缘。
  
  此刻,古城也恢复了一点生气。
  
  人要比之前多一些了,不再是死气沉沉。
  
  整个古城中,死气其实比之前少了许多,主要是死灵界域的堵门君主,都消失了。
  
  就在苏宇联络各族强者的第二日。
  
  天灭古城城门口,出现了几道人影。
  
  三男一女,都是人形生物。
  
  天灭古城,现在由周破龙坐镇,另外天河城主还在城内,只是现在不太管事了,天灭离开,他也知道,他和周破龙,算是彼此监督,以免谁泄露了风声。
  
  城门口。
  
  一尊日月大将还在坐镇城门,和苏宇相熟的天门将军。
  
  此刻,天门将军扫了一眼四人,没看出什么异常。
  
  好像都是人族。
  
  如今,人族强者遍布整个诸天战场,寻找机缘,杀入小界,夺取资源,探索星辰海,古城因为是苏宇麾下,也没少有人族过来。
  
  城中,半数都是人族。
  
  来几个人族,倒是不足为奇。
  
  四个人,感觉都是山海境,实力也不算太起眼。
  
  几人进门,没走正门,走的是侧门,天门将军只是扫了一眼,没多看。
  
  “有点新……”
  
  而就在这一刻,天门将军耳朵微微颤动了一下,有点新?
  
  说的是古城?
  
  古城其实没太大变化,建筑都维持原样,唯独核心的镇守兵器被更换了,一般人不清楚,天门将军其实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,但是他守卫城门多年,还是有些感觉的。
  
  现在的古城,感觉上不如之前危险,也没之前那么压抑。
  
  的确缺了点火候的感觉!
  
  当然,这是他守卫了此地数百年,才得到的结论。
  
  天门将军没问,也没管,这是高层的事,也许和苏宇有关,不该问的别问,这个他还是懂的。
  
  刚刚进城的几人,其中一人说了一句“有点新”,其他三人都没接话,只是照旧朝古城中走去。
  
  天门侧头看了一眼,四人走的并不快,好像第一次进古城,又好像不是,那种姿态,有种久别重逢,不太熟悉,但是知道这里原本什么样子的感觉。
  
  天门又多看了几眼,并未发现什么异常。
  
  微微皱眉,自己是不是多心了。
  
  随便说一句罢了。
  
  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情况,何况外人。
  
  他扭头回去,不再去管,而此刻,身后那几人,好像感应到了什么,有人回头朝天门看了一眼,也没说话,很快扭回了头,继续前行。
  
  城门墙上,天门将军微微皱眉,对方刚刚在看我?
  
  好敏锐!
  
  稍有迟疑,天门将军还是动了动城门令,有些不太妥当,也发现不了哪里不妥,但是的确不太妥当的样子。
  
  算了,让城主去看看。
  
  他给天河传音了一句,很快不再去管。
  
  ……
  
  城主府中。
  
  天河最近日子很潇洒,天灭走了,新来的周破龙,对他还算客气,没天灭那么霸道,动不动就骂他没用。
  
  新来的这位镇守,他也熟悉,周破龙嘛,以前也认识。
  
  不过,资历太轻,天河也不算太怕他。
  
  现在两不招惹,挺好的。
  
  没事喝喝茶,看看书,他现在连证道之心都淡了许多,准无敌境的他,最近修身养性,感觉不证道也没什么。
  
  正喝着茶,看着书,他的副城主令震动了一下。
  
  感应了一番,暗骂一声,天门倒是多事。
  
  屁大点事,都要惊动自己。
  
  这古城,一天到晚的,哪天不来人?
  
  几个山海罢了!
  
  又不是几个永恒!
  
  周破龙都没说啥,你倒是事情多。
  
  想归想,天河还是意志力瞬间爆发,溢散出城,也没遮掩,作为城主,定期巡查古城,那是应该的,也是正常的。
  
  城内强者,不少人也感应到了,习以为常。
  
  没有任何波动。
  
  而古城中,行走的三男一女,也很快感应到了,见四周人没人有异样之色,四人也便没在意这些。
  
  几人任由意志力扫荡而过。
  
  等意志力扫荡而过,其中一人传音道:“这是此代古城城主?”
  
  “应该是,好像叫天河。”
  
  “日月巅峰境界!”
  
  “现在这些古城城主,倒是勤劳了,居然还定时监察全城。”
  
  “应该是那苏宇的安排吧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几人暗暗交流了一番,也没多说什么,很快自顾自地继续游荡在古城中。
  
  ……
  
  城主府内。
  
  天河微微凝眉,没啥问题啊,天门干嘛呢!
  
  他扫荡了一遍,是几位山海境的人族,没毛病,这也要报告我?
  
  “神经衰弱的家伙!”
  
  天河叨咕一声,本想不再理会,可想了想,算了,再去看看。
  
  闲着也是闲着!
  
  他忽然飞身出城主府,城主府内,后院,周破龙睁眼,皱眉看了一眼,也没多说,不离开古城就行。
  
  他也懒得管天河如何。
  
  天河和夏龙武有些交情,和苏宇也熟悉,有些事也不好掺和,他来这,也只是负责镇守通道,打磨自己的兵器,其他的一概不管。
  
  ……
  
  而出了城主府的天河,并未直奔四人而去,而是在城内巡查了一番。
  
  遇到一些强者,都训勉了一番,这才朝四人那边走去。
  
  此刻,四人正被一头鸵鸟般的家伙纠缠着,问他们买不买宝物。
  
  几人都有些不耐烦,却也没恶言相向,只是不耐烦这家伙一直推销它的那些宝物,实际上几人没兴趣。
  
  “几位兄台,一看你们就知道来自人族大府,我这有一件人族上古时期的地兵,威力无双,堪比现在天兵,可是我九死一生才弄到手的……”
  
  那鸵鸟怪,不断给几人推销着它的宝物。
  
  四人中,那女性山海,有些不太耐烦了,又有些想笑,有些不屑一顾道:“上古兵器?地兵?我看你全身上下,也拿不出一件地兵,趁早走开,骗到我们头上来了?”
  
  “哪敢啊!”
  
  那鸵鸟咧嘴笑着,“真的是上古地兵,有些残破罢了,真的……”
  
  它掏出了一块黑乎乎的黑木头,“你们看,这东西一看就有年头了,经历了无数岁月,还能保存的如此完美,也许上古时期还是天兵甚至神兵……”
  
  那女性山海都气笑了,“神兵?你知道神兵什么样吗?还上古神兵,你怎么不说上古帝兵?”
  
  鸵鸟怪干笑道:“帝兵还能比神兵强?帝兵啥玩意,神兵最强,当然要说神兵……”
  
  “无知!”
  
  女性山海哼了一声,其他三人看了她一眼,她见状也不再多说。
  
  后方,天河一路走来,朝两侧的一些强者,微微招呼了几声,很快,走到几人跟前,擦肩而过,刚走过去,忽然回头,问道:“你们几个,哪个府的?”
  
  四人中,一位年纪看起来稍大的男性走出来,面带笑容道:“回城主话,我们来自人境大雍府。”
  
  “不是大夏府的?”
  
  天河微微挑眉,很快道:“算了,我看你们气血旺盛,还以为是大夏府的!夏龙武那孙子,最近一直不敢来我这,欠我的机缘,一直没给我!”
  
  叨咕一阵,天河沉声道:“你们要是看到大夏府的人,帮我转告他们,夏龙武欠我的机缘,趁早还我!别以为他当了什么征北将军就了不起,本城主那也是宇皇从龙之臣,可不怕他!”
  
  “定当转达!”
  
  中年男性笑了一声,作揖示意。
  
  “那就好!”
  
  天河走了几步,忽然看向那头鸵鸟,呵斥道:“不许忽悠人族,胆子不小,也不怕被砍了脑袋?”
  
  鸵鸟一脸尴尬,“城主,我没忽悠,我也没辨别出来是不是上古宝物。”
  
  “算了,下不为例!”
  
  说罢,看向那几人道:“在这买东西,自己悠着点,被骗了那也是眼力不好,古城中不许动武!”
  
  “多谢城主提醒。”
  
  天河微微点头,瞥了一眼中年身后的三人,三人都露出了一些笑容,微微躬身,天河点点头:“人族好苗子越来越多了,也是好事!早点进入日月,证道永恒,遇到麻烦,可以去城主府找我!”
  
  “劳烦城主了!”
  
  中年再次道谢。
  
  天河也不再说什么,迈步离去,继续扫荡两侧,身后四人,看了天河一阵,也没多说,继续游荡在古城中。
  
  ……
  
  很快,天河溜达了一圈,回到了城主府。
  
  直奔后院。
  
  后院中,周破龙睁眼。
  
  天河开门见山道:“你周家,知道的多,我问你,知道什么是上古帝兵吗?”
  
  “帝兵?”
  
  周破龙微微一怔,半晌才不确定道:“上古有神兵,人王一般用神兵,帝兵……隐约好像有些记载,四极人王和人皇用的吧?”
  
  不是太确定,他也算是家学渊源了,知道的东西不少。
  
  天河若有所思,问道:“你人族,知道帝兵这称呼的人多吗?”
  
  “肯定不多。”
  
  周破龙笑道:“连我都是一知半解,只是有些耳闻,看过一些上古文献,才有一些记忆,正常情况下,除非顶级的存在,可能会关注一二,否则连神兵都没有,关注那个作甚?”
  
  “那我再问一句,大雍府的人,很闲吗?四位山海可以随便游荡?”
  
  山海不强不弱,的确不太起眼,可也要看是哪里的。
  
  周破龙想了想道:“那不会,大雍府实力一般,哪怕现在,主要也是军中出了不少山海和日月,非军中强者,山海还是可以坐镇一方的,四位,不算少了……”
  
  他看向天河,天河摸了摸下巴,又道:“正常情况下,我当着你人族,骂一声夏龙武是孙子,若非大夏府的人,会有什么反应?”
  
  周破龙笑道:“看立场,之前各大府都有立场,若是当着大周府的人骂,大概是窃笑,被骂活该!若是大明府,那就是关我屁事,你骂你的,若是大秦府,那就是愤怒,夏龙武是军神……”
  
  “那大雍府呢?”
  
  “大雍府……实力不强,小心谨慎,大概率会避之不及,不敢应话,唯唯诺诺吧。”
  
  天河再次摸下巴,“那我要是说,让他们转告夏龙武这孙子,欠我东西不还,对方该是什么反应?”
  
  周破龙凝眉:“没反应,讪笑应对,这话还能随便接?”
  
  夏龙武是顶级强者,而且还是军神,现在更是苏宇的嫡系,当然不能随便接话,哪怕天河也是苏宇一系。
  
  天河点头,他不是人族,也不是太清楚人族各府的情况。
  
  此刻一听,吐气道:“差点走眼了,天门那家伙,警惕性还不错!”
  
  “发生什么了?”
  
  “城内来了4个人族山海,说是来自大雍府,具体情况就是我刚刚说的那样,你自己可以猜想到。”
  
  周破龙皱眉:“人族山海?你的意思是,伪装的?”
  
  “有可能,而且眼力不错,刚入城门,就有人说,挺新的!”
  
  “挺新的?”
  
  周破龙心中微震,“没听错?”
  
  “没。”
  
  “这……更换镇守的事,是机密,除非永恒亲自踏入古城,否则是无法感知的,万族永恒谁敢贸然踏入古城?”
  
  天河点头:“所以天门觉得有些不妥,告诉了我,我去看了看,我一个准无敌,什么也没看出来!”
  
  周破龙眼神凝重:“面对面,你都没看出来?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周破龙深吸一口气,眼神闪烁一阵,天河低沉道:“什么情况?你人族被人冒充了?万族的探子?若是隐藏了实力,难道是永恒?万族探子,都开始用永恒来了,难道知道了什么,来探查天灭大人在不在?”
  
  周破龙没吭声。
  
  天河挑眉,“还是别的情况?”
  
  说罢,笑道:“算了,不管了,镇守自己看着办!”
  
  他嘴上说着不管了,心中却是微动,很快,副城主令牌微微颤动了一下,直接将消息传递给了天灭,甚至是苏宇本人那边,苏宇有城主令的。
  
  周破龙看了他一眼,天河笑呵呵道:“正常汇报,别误会,我先走了,你可别观察人家,容易被人反查出你的身份,那就麻烦了!”
  
  “不用你提醒!”
  
  “那随你!”
  
  天河晃悠着离开,心中想着事情,啥情况?
  
  有些莫名其妙的。
  
  非人族吗?
  
  万族舍得用这样的强者,来探查古城?
  
  要是人族……那感觉不太对劲啊。
  
  古怪的很!
  
  算了,反正我上报了,如何处理,那不是我的事。
  
  ……
  
  人境。
  
  苏宇也是刚忙完,他正准备去一趟文王故居,找一找星月说的埋藏的宝物。
  
  刚要动身,一枚城主令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  
  如今随着苏宇实力强大,沟通生死,城主令覆盖范围也更大了。
  
  不需要中间转达什么。
  
  很快,他看了一眼,是来自天河的,天河可是很少会给自己传音,苏宇看了一会,也是疑惑,什么意思?
  
  几个人族,有点问题……
  
  山海境,或者伪装的?
  
  “探子?”
  
  苏宇疑惑,探子很正常,这么点小事,用得着告诉我?
  
  不过要是永恒境,去探查镇守的情况,那的确值得重视一下,可别把我的计划打乱了。
  
  苏宇心中想着,派谁去查一查?
  
  刚想着,大周王迅速飞来,看到苏宇,深吸一口气道:“宇皇,可能有点小麻烦!”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苏宇看了看时间,“边走边说,我得去肥球那边一趟。”
  
  大周王不多说,迅速跟着苏宇一起踏空。
  
  一边朝星落山飞,大周王一边道:“刚刚破龙给我传递了一条消息,古城中多了四人。”
  
  “哦,怎么了?”
  
  大周王迟疑了一下,迅速道:“我不是太确定!那几人,知道上古帝兵!”
  
  “啥玩意?”
  
  是的,苏宇不清楚。
  
  他也没在意这个。
  
  大周王解释道:“上古帝兵,其实只有一件,人皇印。”
  
  “哦,怎么了?”
  
  大周王不知道苏宇真不懂还是假不懂,还是自己解释道:“除非上古时期的一些高层,否则帝兵之说,应该听都没听过!”
  
  “你怎么知道呢?”
  
  “我……传火者是知道帝兵的。”
  
  苏宇点头:“那代表什么?”
  
  “代表这四人,要不从一些古老的典籍中知道的,要不就是上古时期的一些强者,要不就是上古强者的传承,中间没断传承的那种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