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丧家之犬 > 番外二

番外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朝阳初升。
  五岁的苏孽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口,目不转睛地盯着与门相对的那条碎石小径,望眼欲穿。金huángsè的朝霞斜映在他小小的身体上,在他身后投下了一条孤零零的影子。
  “小公子,还是回屋去坐着等罢,门口风大,当心着凉。”说话的是苏孽的乳母,边说边给苏孽披上了一件和他人一样小小的斗篷。
  苏孽仰起头,睁大了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她,稚嫩的声音问道:“春娘,姨母她为何到现在还没来?是不是少宫主反悔了,又不同意让我去了?”
  自他有记忆起,便没有出过这座宅院。如同井底之蛙,日复一日被困在这小小的四方天地。外面的世界如何?不得而知,更无从想象。
  春娘摸了摸苏孽的头,微笑道:“不是你姨母迟了,是你早起了。再等等罢,莫心急。”看着苏孽忐忑不安的模样,顿时心疼得一阵发紧。暗暗叹了口气,被自己的母亲厌恶,这世上,可还有比她家小公子可怜的孩子?
  想起五年前,失踪多时的少宫主终于被找回。一同被接回的,还有刚生下没多久的苏孽。不知为何,少宫主异常厌恶自己这个亲生儿子。有多厌恶?给他取名叫孽,不许苏孽唤她母亲,只能随宫中众人一道唤她少宫主。
  常言道,虎毒不食子,可她对苏孽的厌恶已经达到了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的地步。动辄打骂,心情不好了,便拿他泄愤,可怜一个小小孩童,身上常年布满伤痕。
  宫主与左护法看不过眼,只得将苏孽与少宫主分了开来,将苏孽护在这个偏僻的小院子里。眼不见为净。少宫主不许他出去,更不许他的存在为人所知。苏孽的日子虽然好过了些,却也从此被局限在这小小的天地。宫主与左护法也没辙,拗不过少宫主,谁让她歇斯底里起来便是要死要活的呢。
  也不知她失踪的那些时日究竟发生了甚么,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变成如今这副模样,又可怖又森然。脸上常年罩着面纱,便连睡觉时也不取下,脾气也变得异常古怪,喜怒无常。
  只是,她喜的时候少。她怒的时候,苏孽便要遭殃。
  春娘有些纳闷,这几日,少宫主也不知为何,破天荒地每日来看小公子。每回过来,都会给他带些糕点,亲眼看着他吃下去才作罢。春娘看着苏孽强忍着将糕点咽了下去,忍不住腹诽,过去了这么多年,现在才想起来关心自己的孩子了,却连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。
  “姨母!”苏孽欢快地叫了一声,像只小狗,向碎石小径上缓步而来的夙迟尔扑了过去。
  苏孽早熟,性格沉闷,寡言少语,只有在这个真心疼爱他的姨母面前才会展露出孩童应有的天真活泼。
  夙迟尔稳稳地接住他,一下将他抱了起来,笑意盈盈,如同初春的暖阳照得他心里暖烘烘的。
  “孽儿,准备好了没有?”
  “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着姨母带我走呢!”
  夙迟尔亲亲他的脸颊,将他放下,牵起他的小手,“那就走罢!”
  两人手牵着手,迎着朝阳走了出去,在碎石小径上投下一长一短两道影子。
  “姨母,天墉城在哪儿啊?”
  “在十万大山环绕的昆仑墟上。”
  “那,天墉城里面住着谁呢?”
  “天墉城啊,天墉城自然住着天墉城主和他的娘子。”夙迟尔眯着眼,唇角弯弯。天墉城啊,偶尔还能看到她的意中人。
  “姨母是要带孽儿去看天墉城主和他的娘子么?我听春娘说,天墉城主的娘子就快生小宝宝了,孽儿还从未见过小宝宝呢,好想看一看!姨母我们快些走,孽儿都有些迫不及待了!”
  “好呀!”夙迟尔笑道。
  迫不及待的又岂止她和苏孽,孩子的父亲早就急不可耐了,整日甚么事都不做,只巴巴的守在谢姐姐身边。还有初今哥哥,比孩子的父亲还要紧张,最初听到谢姐姐有孕的消息,十二都天也顾不上了,随便收拾了一下,便在天墉城安营扎寨住了下来。
  初今哥哥为何如此紧张这个孩子她是知道的,因为,他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,他是将谢姐姐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。
  她的初今哥哥啊,表面上看起来与常人无异,却也只有亲近的几人才知道,他没有心跳,不需要进食,也不会再变老。她的初今哥哥,永远停留在了十九岁的年华。
  每当谢姐姐为此而难过的时候,他便会没心没肺地一哂,再嘲笑她一番,说:“谢成韫啊谢成韫,你傻不傻?长生不老,多少人求之不得。等你变成老太婆,满脸褶子、牙齿都掉光的时候,我仍然还是玉树临风的谢小爷,到时候,气死你!”
  夙迟尔却是明白他的没心没肺之下隐藏的苦楚的,他心中其实早就将自己当成了个怪物。不然,他为何这么多年一直躲着她?没关系,她可以等。等到她最好的时光过去,等到她再也嫁不出去。她想,到那时,他是不会嫌弃她的。
  夙迟尔和苏孽赶到天墉城的时候,迫近临盆的谢成韫正被唐楼抱着修养精神。
  自从月份逐渐大了之后,她没一日能睡安稳。平躺、侧卧都睡不好,苦不堪言,唐楼只得将她抱在怀中,让她睡在自己怀里。有时她被孩子顶得难受,他便抱着她,像哄夜哭的婴孩一般来回踱步,直到她睡着。如此一来,她倒是能睡安稳了,却苦了唐楼,日日顶着两个硕大无朋的黑眼圈,全无天墉城主往日的潇洒风范。
  孩子的表哥谢初今则将自己的一腔急切之情化作了满满的干劲,做了一屋子的小机关、小玩意儿,男孩子喜欢的,女孩子喜欢的,应有尽有,还有各种款式和尺寸的摇篮。他把自己对那未出生的孩子的爱,全部倾注到了这些小机关、小玩意儿上。
  夙迟尔有时会感慨,若初今哥哥能有自己的孩子,那该有多圆满。不过,初今哥哥能活过来,她已经很满足了,相信初今哥哥也是,所以,他对于将他从黄泉路上拉回来的楼哥哥才会如此感激。
  楼哥哥也成了这个世上初今哥哥唯一会严阵以待的人,每每见到,都会认认真真的唤一声“姑父”,再也没叫过他“小白脸”。对此,谢姐姐很是不服,凭什么叫她一口一个“谢成韫”,对着她夫君便老老实实叫“姑父”。
  每当这时,初今哥哥便会一脸鄙夷地看着谢姐姐,道:“省省罢谢成韫,这辈子你是没机会听到我叫你姑姑了。”
  当小苏孽亲眼目睹这堆得像小山高的小机关、小玩意儿时,头一次对这个尚未出生的孩子生出了深深的羡慕。
  晚上,谢成韫醒来,得知夙迟尔来了,很是高兴。
  或许是将为人母的关系,她见到苏孽并未露出她对于不喜欢的人一贯的清冷,反而对他笑了笑,即使他长得像苏愫酥。
  她一笑,苏孽小小的心灵恍若被暖暖的春风拂过。对那个孩子的羡慕便又加深了一层,只觉得有这么个比神仙还要好看、又温和又亲切的母亲,真是幸福至极。
  谢成韫让唐楼去休息休息,他已经连着好几日未曾睡过一个好觉,曾经魅惑众生的桃花眼憔悴得令人不忍直视。唐楼见她有夙迟尔陪着,便放心的去睡了。
  夙迟尔和苏孽陪谢成韫一道用晚饭。
  原本,唐楼休息之时,谢初今会抛下手中的活计,过来陪谢成韫。不过,今日谢初今却并未出现。但凡有夙迟尔在的场合,谢初今便不会露面。这时候,定是又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,做那些小玩意儿。
  他这样躲着她,夙迟尔也不生气,反正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和他耗,她才不急。
  苏孽坐在谢成韫的对面,初来乍到,有些腼腆,桌上的食物也不怎么去动。
  谢成韫看了看他,对一旁的侍女使了个眼色。侍女会意,执起箸给他夹了满满一碗的菜肴。苏孽抬头看了看谢成韫,谢成韫便又对他笑了笑。苏孽有些受宠若惊,心中荡过一股暖流,便忍不住在心里想,若这就是他的母亲,那该有多好。
  吃到一半,有侍女走进来,说是已经归隐的陆不降得知小徒孙即将出生,特意赶了回来。谢成韫便让侍女请他进来。
  却没想到,还有人和他一同走了进来。
  “阿姐?”夙迟尔看着站在陆不降身边蒙着面纱的苏愫酥,惊讶万分,“你怎的来了?”
  谢成韫不语,挑眉看向陆不降。苏愫酥是不被允许进天墉城的。
  陆不降打了个哈哈,解释道:“是我带她进来的,我在城门外遇见了酥儿,见她在外徘徊却又不敢进来,也是可怜,做母亲的,想孩子想得紧,一日也不舍得分离。阿韫啊,你也是要做母亲的人了,应当能够理解的,对罢?”
  夙迟尔心里一突,阿姐想孽儿?这话,也只能骗骗陆伯伯啊。
  苏孽见到自己的母亲,正有些不知所措,忽然听到她用从未有过的温柔嗓音唤他,“孽儿,过来。”
  苏孽有些被她吓到了,呆呆地没动。
  见他不动,苏愫酥便朝他走了过去。
  在场的众人,除了夙迟尔和苏孽自己,无人知道苏愫酥是如何对待苏孽的。因此,除了夙迟尔和苏孽,无人察觉有任何异样。
  谢成韫冷冷地看着她走了过来,并不担心她会对自己不利。因为,即便是她现在身怀六甲,苏愫酥也不是她的对手。
  夙迟尔总觉得阿姐有些不对劲,可是,等她反应过来,已经迟了。
  没人想到,苏愫酥会用自己的亲骨肉做为凶器。
  她走到苏孽身边,苏孽的那一声“少宫主”还未来得及唤出口,便被她揪住后面的衣领一把拎了起来,一掌拍在他的后背之上。苏孽被她的掌力震得高高飞了出去,向着谢成韫的方向。
  若是谢成韫不接,苏孽会被摔死。
  谢成韫接了。
  苏孽落到了谢成韫怀里,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,溅在了谢成韫的脸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北国谍影 十方武圣 神秀之主 天才神医混都市 叶玄叶灵 陈天阳苏沐雨 惊天剑帝 都市潜龙 神秘复苏 从1983开始
下载